公司新闻

栏目分类

你知道合肥夜总会式的社交方式吗

2020-07-10

  

合肥夜总会式的社交方式你知道吗?
现在全民K歌欢唱店为用户提供了完全以唱歌为核心体验的线下场所。用户扫码购买使用时长,小歌房只要没有人,就可以进去扫码唱歌,去舞台上演唱则既需要购买时长,还需在系统中加入排位队列。用户在等待或在台下欣赏表演的时候,可以扫码给正在唱歌的人点赞、打赏,正在唱歌的用户因此可以获得延长歌唱时间的奖励,以及收到可以提现的虚拟货币。

与传统KTV针对于聚会的需求不同,全民K歌欢唱店这种模式指向的是那些真正喜欢唱歌的人。对于他们而言,既不能在KTV里霸住麦克风不放手,也很少有人愿意站在街边唱歌。

用户体验是玩转这个模式的基础。“麦霸”们很难找到一个可以供他们自我展示的场所,线上K歌提供不了现场感,也满足不了他们在音质上的高要求。作为中国最早从事自主研发高端录音棚用的专业设备的那批人,这些正是严秋朴所擅长的,为了用户体验,对用户的歌声在技术上进行了“美化”。正如电视、电影的出现并没有使戏剧退出历史舞台,因为它们实现不了台上台下的现场感。

合肥夜总会式的社交方式是时常泡在店里,找到问题就修改产品的严秋朴发现店里的顾客大抵分为三类,第一类是普通人,在他们自己看来,自己喜欢唱歌但水平不足以登上《中国好声音》之类的选秀舞台;第二类是视频媒体上的网红,在这里唱歌可以看到听众,虽然听众最多时候也只有几百人,而在线直播唱歌,看到的只有数和字;第三类则是靠唱歌为生的人,他们对严秋朴说:“我们唱歌是工作,是背景音乐,下面该吃吃该喝喝,没人理我们,到这里我们是Super star,一张嘴就把你这里的其他人全给比下去了。”

连麦撬动社交

如果说那些开设在商圈或购物中心中全民K歌欢唱店提供了不同水平的“麦霸”找存在的场所,解决了某个需求痛点,那么连麦功能的实现则如催化剂之于化学反应一样,使得用户线下K歌行为产生了网络效应,它变成了一种社交工具。

合肥夜总会式的社交方式的连麦功能的难点首先体现在技术上,就传播音视频这个技术而言,它并不困难,在微信之类的社交App上早已经实现。把延迟控制在60毫秒以内,让两个不同城市的用户同唱一首歌时,感觉不到其间有任何错拍与卡顿,则十分困难。一般来说,提供一种功能容易,提升用户体验则十分困难。后者被称为品质,它既与提供者的技术能力相关,也与其认知能力相关。就技术能力而言,只要有足够的时间,任何人都能达到,正如严秋朴所言,“我们也在不停的优化,但这个东西是有极限的”,而认知能力则相对复杂,它属于一种“隐性知识”。

被严秋朴视为核心竞争力的连麦技术,成为打开陌生青年人社交的一把钥匙。去KTV唱歌很难成为一个高频的行为,对大多数人爱唱歌的人来说,熟悉的曲目也都是有限的。基于熟人场景,唱一次KTV,往往需要一个季度甚至半年时间来“冷却”。传统KTV的老客率(一个月之内再次消费)不足8%,迷你K歌亭只有5.8%。而当连麦功能推出后,全民K歌欢唱店老客率迅速翻了一番,从原先的20%左右,超过了40%。一般而言,人们非常熟悉的歌也二十首左右,唱一次KTV,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冷却,而在连麦的场景下,就算他只会一首歌,但每次和他/她对唱的人不一样,熟悉的技能可以面对永远新鲜的情境——不同的人,这产生了粘性。对人性的角度看,需要不断更新技才能做成某件事则似“爬坡”,情境重复更易产生倦怠,因它限制了某种自由,就像永远推着大石往山顶走的西西弗斯。反之,则一种让人愉悦的状态。